小粒的话,小粒说这番话的神情——说实话,在多多内心是掀起波澜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小粒从小心思都比他坦白单纯,多多从来都未将小粒当成真正的威胁,即使这会儿他梅家几近与梁家平起平坐,多多也没想过把小粒当对手,因为多多胸有成竹,小粒他好把握。

    首先,他没想到小粒对羊是真心,而且已经陷得这样深。羊无疑吸引人,但她着实也不是个好货,不提他这会儿发现自己与羊有私情,光羊与他老子,甚至自己老子那点暧昧——小粒比自己的独占欲还要强,他要的,丝毫不能与人分享!你看看他之前比较青睐的女子,不仅身子要干净,感情也要一片空白,一丝不纯他都嫌脏……羊,他受得住?

    再,对赞也他真“走出来”了?那,上回家宴,他见到赞也,席间赞也对他敬酒,他的那种“情态”又作何解释?

    所以多多细想下来,又觉着小粒此一时的“表白”多半是被自己与羊的关系“激”出来的。他喜爱羊,而且是很喜爱,这点毋庸置疑,但,真到“拼命”的地步,还不至于。

    多多心下有了主意,

    垂下头,“我知道了,瞒你是我不对,但你也要清楚一点,羊她不安分,特别自私,”多多慢慢再仰起头,“我和她也不会断。”

    小粒似乎深吸了好几口气,“我知道,她是她,今儿不把她带进来,只说你我!”

    “好,”多多站起来,背过身去,“只说你我,是我对不起你,今天任你处置。”多多清楚,小粒这口气势必得出!

    小粒是真下狠手啊!一枪托照着背部狠撞下去!……接着,就是狂揍,枪管都打歪了。多多哪里不护,任他暴打,任他打得满脸是血……

    话说多多也不是这么轻易就能被光天化日“劫持”的,其实就在车内,望见危险临近,易惺是按下手机里的“紧急求救”信息的。

    多多的人也不是吃素的,很快找到了他被劫持来的这边——这不,此刻两方人马就激烈对峙着在,一触即发!从前都是兄弟啊,愣是生生划出两方阵营!

    “宇乐!你他妈够孙子,搞多多?!梅粒他妈王八蛋!是你老子出息了,不是你出息了!!”久言举着大长枪扯着脖子怒叫啊!

    “放你妈屁!久言,老子早看你不顺眼!……”这边韩治一棍子就丢过去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